边风炜:再见“519”,说说那些年

宏观经济 发布于2020-05-22 20:05:21
本周对很多老股民来说,有个重要的日子值得纪念回味,那就是519

  收市看盘

  2020.05.22今天市场是出现比较大的调整!今天有很多朋友跟我说,他说边老师怎么办?感觉是比较的恐慌,但是我今天想说的话,可能很多人不太同意,我觉得今天的A股走得很强,今天的港股下跌的幅度之大,可以说是短期一个暴跌,与港股相比我们的调整幅度只有他们的1/3。如果从这个对比角度来看,我觉得A股是比较强的。第二,对于这样的调整应该是有预期的,我们之前就提到,在每年开会前后市场经常会发生一次短暂的中阴线,这根中阴线一般来说都是在50个点左右,大的甚至在100点。但是在往后推的一个月以后,这根中阴线绝大部分都被收复。虽然这是一个统计数据,但我希望很多人能够记得统计数据,记忆有时候都是选择性。第三,在之前我们看到科技和消费两条赛道的很多股票高高在上,调整对这些赛道的重新排列是有利的,所以我们在中午的时候提到了对调整要有预期,预期以后你要对自己的品种做一个判断,如果你的品种是几条赛道里面一直比较慢的,那么如果它的品种是比较优质的,调整不要慌,调整应该要高兴。因为每一次震荡调整以后,也许赛道会有变化,你的机会也许会来。其次,对那些最优质的在高高在上的股票,无论是茅台也好,恒瑞也好,我们在历史过去三五年都看到了,每一次他们调整15%、20%都是机会,那么对很多在场外的人来说,如果他们又有一次10%、15%甚至20的调整,到底是机会还是风险?所以在调整的时候,最恐慌的是应该那些在这一波最后炒上去的那些题材股,这个时候你要非常的谨慎。调整已经来了,等待缩量,一旦缩量,要敢于伸手,我们期待在两会前后市场能够迎来一些新的变化。从指数来看,我依然坚信2900点以下2800点附近是一个非常好的长期的低水位,更多的内容我们在近期的策略报告已经给大家了,我们分析了那么多的赛道,很多人都下不了手,终于调整来了,无论是在2850、2820、2800甚至更低,我认为机会正在临近,指数在3000点前的蓄势、2900点前的蓄势,我们预期会和2800点是一样的,所以大家可以去尝试参考2800点附近的这种震荡的节奏,等待放量!等待一根比较像样的阳包阴,耐心等待时机有时候很重要,但选择的个股的品种更重要,仅供参考,谢谢大家。

  (证券执业编号:S08806110152 以下观点 仅供参考)

  周评

  再见“519” 说说那些年

  您好:

  本周对很多老股民来说,有个重要的日子值得纪念回味,那就是519。1999年的519,因为当时第一次有互联网概念,并因此而出现了为时一个半月,指数大涨70%,几乎成全了所有入市的投资者而最终被很多身临其境的投资人念念不忘,被历史记载。尤记得那时的疯狂,那年我刚大学毕业,工作有了着落,暑期就跟着炒股的同学,经常进出他父亲的大户室,每天都奔走在涨停板上,现在想来,涨停板敢死队在那时已经有了。随着行情的深入,渐渐癫狂,感觉自己就是“股神”的不在少数,当然这其中也包括我自己。逢人就说股票,见人就推荐“牛股”,回想那时的青葱岁月,真是不知天高地厚,感觉股票就是人生。99年的519行情,持续到了6月30号,证券法的出台让市场炒作氛围骤降,之后指数调整了整整半年,从1700点到1300多点,在之后就是历时一年多的牛市,但指数也仅仅上涨了50%。最后所有人的记忆仅仅停留在那短短的一个月时间里,对519行情的美好记忆根植在那一代投资者的最深处。对我来说,回想当年,现在感觉更多是那时的不成熟与不可复制,那个消息为王、投机为王的年代,一去不复返了,大家之所以时时惦记着她,也许最大的原因恰恰是自己依然没有成长。机构化、价值化、国际化,我在17年初提到“A股20年经验清零”文章中所写的,四年后我们在这条路上飞速前进,但投资者对此的认识却大不相同。有的人依然不相信或不愿看见、有的人在茫然中不知所措、有的人看清了但无所适从只得退出市场、只有少部分人再经历巨变,当然每次巨变都有阵痛,但只要看到曙光,一路坚定前行则胜利总比别人来得快很多。投资是认知的变现,认知必须跟上时代的脚步,比别人看的远、看得早,则自然走在别人面前,财富的增长也自然水到渠成。回顾本周市场,波动在预期之中,绝大部分投资者都印象每次会议前后的巨大波动,但很多人都忽略了会后一段时间缓步回升的大概率,这就是记忆的烙印。似乎与那些永远记着519行情的投资者很类似,大家的记忆总是选择性的。不过每次震荡后市场总会有些变化,不知道这次震荡后科技、消费、蓝筹是否会有切换,在70倍的消费、科技与7倍市盈率的蓝筹间,市场是否会有新的选择,我们拭目以待。再见519,我们希望未来有一天,当市场中大部分人真正忘却那烽烟似火的年代时,也许我们的市场也终于进入真正的慢牛了。 最后祝大家祝投资路上一帆风顺!

  边风炜

  2020年05月22日

边风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