ESG投资与影响力投资:殊途同归,利义并举

发布于2019-10-31 09:19:55
去年11月,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了《中国上市公司ESG评价体系研究报告》和《绿色投资指引》。协会表示推动基金业践行ESG投资是推动绿色金融体系建设的一项长期战略性工作。可见ESG投资在中国市场的发展进程正在加快,与之相关的制度环境建设提上了议事日程。

  去年11月,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发布了《中国上市公司ESG评价体系研究报告》和《绿色投资指引》。协会表示推动基金业践行ESG投资是推动绿色金融体系建设的一项长期战略性工作。可见ESG投资在中国市场的发展进程正在加快,与之相关的制度环境建设提上了议事日程。

  来源:FoFweekly母基金周刊作者:刘若穗

  ESG投资VS影响力投资

  ESG是指环境(Environmental)、社会(Social)和公司治理(Governance)三个方面的因素。这三方面的因素可能对投资回报产生实质性影响。在传统的财务分析和技术估值之外,通过评估ESG因素,可以更全面深入地评判投资中潜在的风险和机会。

  引入ESG评估标准对社会发展固然有利,从概念上来说,ESG投资的主要目的还是财务回报。目前,很多投资决策中会考虑ESG因素,比如规避ESG风险,不投资于烟草、枪支等对社会有负面影响的行业。有些积极的投资者会寻求ESG投资机会,比如新能源,或者传统行业的环保升级改造等。

  说到对社会发展有利,投资领域还有一个新概念--影响力投资。招商银行前行长,现任壹基金理事长马蔚华对此甚为推崇,称之为“义利并举”和“金融人的新机会”,并强调“影响力投资比纯粹的公益更可持续”。

  全球影响力投资网络GIIN(Global Impact Investing Network) 将影响力投资定义为“通过对公司、组织和基金的投资,在获得财务回报的同时,对社会、经济和环境产生可以衡量的积极影响力。” 和ESG投资不同,在影响力投资中,产生正面影响力是必不可少的。而如何评估这种正面影响力在投资业界是一个新命题。

  德太投资(TPG)旗下的影响力基金睿思基金(Rise Fund) 提出了影响力评估概念--impact multiple of money (IMM),这一概念专注于私募投资领域。评估要求以严谨的研究为核心,从定性和定量两方面估算公司核心产品带来的正面影响,并以美元为单位进行量化。睿思基金的IMM投资门槛是-每1美元投资带来的正面影响力不低于2.5美元。要说影响力投资离我们也并不遥远,睿思基金已经在中国市场完成了百度金融和中和农信两笔投资。

  “义利并举”的使命感无疑是可敬的,资本的力量也很强大。通过适当的投资决策,为社会发展、环境保护带来积极的影响力,何乐而不为呢?然而,在带来正面社会及环境影响力的同时,确保良好的投资财务回报,这样两全其美的理想状态在现实中可以完全实现吗?

  投资VS回报

  全球影响力投资网络(GIIN)发布的2019年影响力投资者调研报告指出,投资者将超过75%的影响力投资投向私募股权/债务资产类别。由此可见,影响力投资的主战场在私募基金投资领域。那么影响力投资的收益是否更为出色呢?

  加州大学的三位教授(Brad M. Barber,Adair Morse,Ayako Yasuda)在2018年发表了一篇题为《影响力投资》(Impact Investing)的论文,研究对象为私募领域中的风投基金。论文摘要中写道:“简而言之,与传统风投基金相比,影响力风投基金的内部报酬率(IRR)要偏低4.7%。” 即使风险投资的内部报酬率多在30%左右,投资时间跨度为7-10年,影响力基金在财务回报上的逊色也不可忽视。

  论文中因此提出了一个WTP(willing to pay)概念--为实现社会或者环境影响力,投资机构愿意放弃多少投资收益。研究者将投资机构分为10个类别,其中发展机构、银行、保险公司和社保养老金这4类投资机构愿意让渡部分投资收益以确保实现影响力,也仅限于3.4%(IRR)。研究表明,具有使命感的机构WTP相对比较高。可见,要践行“义利并举”中的“义”不是件容易的事。

  Jed Emerson在联合国开发计划署担任影响力金融高级别专家咨询委员会委员,研究影响力投资长达30年,他看待影响力投资的角度更为不拘一格。“千万不要把影响力投资看成一种新的投资类别,这只是审视投资的一种视角。” 在他看来,影响力投资适用于任何投资类别。哪怕是现金,也可以存入社区银行,通过实现对小企业的融资支持,产生影响力。

  从这个角度而言,投资的社会或者环境“影响力”未必容易计算,遑论标准化。Jed表示,环境影响力的引入不过30-40年的历史,未来20-30年内“影响力“的核算会继续发展,更为标准化。

  除了私募基金,在公开证券市场择股投资,无疑将产生影响力。Jed Emerson在题为《影响力投资手册》(The impact assets handbook for investors)的书中,提到了在公开证券市场开展影响力投资的三个层次:ESG负面清单,引入ESG 衡量标准(ESG integration)和维权投资者(Activist investor)行动。 可见,在此领域中,ESG投资和影响力投资的界限或许有点模糊。

  那么,在公开证券市场上,ESG投资的投资回报如何呢?

  晨星(Morningstar)在2019年2月发布的报告中称,在56个晨星ESG股票指数中,有41个收益表现优于同等的非ESG指数,占73%;有48个更具有财务韧性,出现财务困境的可能性更小,占86%,有47个表现出可能获得更平稳的长期回报,占84%。ESG投资的表现的确可圈可点。

  研究中涵盖的指数范围广阔,包括晨星可持续发展股票指数系列,晨星可持续环境股票指数系列,晨星低碳风险股票指数家族,乃至晨星妇女赋权股票指数和晨星社会发展股票发展指数等。由此可见,ESG投资的发展非常成熟。

  指数固然有其优势,但收集ESG相关信息与收集财务表现信息不同,在标准化方面还不算完美,而且企业自主申报中难免会出现偏差。

  小而美的领域

  在美国,ESG投资领域中有一些小而美的存在,强调术业有专攻,以实现投资回报为主,兼顾影响力。相信随着ESG在中国市场的发展,或许我们也将在中国发现更多这样小而美的金融机构。

  Greg Serrurier在著名的共同基金-道奇考克斯(Dodge& Cox)工作了30多年,退休前是道奇考克斯的合伙人,退休后创办了红木林基金(Redwood Grove Capital),投资主题是气候变化,可以说是ESG投资中“E”这个范畴下的一个深入。Greg相信价值投资,也相信投资财务回报与影响力可以兼而有之。他并不强求对“影响力”的“核算”,而是采用经典的方法,寻找市场中由气候变化带来的“定价偏差”(mispricing)。

  在笔者看来,这颇有“无招胜有招”的意味,专注于“顺应气候变化,减低气候变化影响”的投资机会,有时候自然会伴生环境“影响力”。“截止目前,我们今年的投资组合收益超过30%,轻松跑赢标普500。气候变化带来的改变是全方位的,其中蕴含各种各样的投资机会。” 他随口举了一个气候变化带来的“定价偏差”的例子。没有华美的粉饰,这位资深投资家的分享很真诚。

  美国上市公司--联合租赁United Rentals(股票代码URI)是全球最大的机械设备租赁商。其业务模式具有周期性,与房屋建造周期及经济周期相关。由于气候变化带来的极端气候可能引发洪水和山火,这将带来新的房屋建造需求。可以预见,联合租赁的业务量未来会获得增长,而这样的价值并未体现在其目前的股价中。这种“定价偏差“即代表着潜在的未来收益。

  气候变化这一议题下的投资机会是多样化的。比如,气候变暖可能带来呼吸系统健康问题,相关的医药研发公司可以成为投资目标。比如,某公司研究的新材料可以让飞机能耗更低,减低碳排放并不只是宏大的社会抱负,也是价值投资机会。有时候,人们未必思考过这样的大趋势与日常生活的关系;有前瞻眼光者则可以从中发现价值。

  Greg的投资生涯开始于80年代,他说,那时候美国股票市场中有1/3的公司是能源公司,而现在只有4.5%。相信他的投资智慧来源于那些他经历过的周期与变迁。“我相信科学。科学研究表明,气候变暖是大概率事件。那我们为什么不去把握其中的机会?”

  如果放到时间长河中来看,无论是影响力投资还是ESG投资,无论是以财务收益为先,还是对“要求产生社会及环境影响力”的坚持,或许从长远角度而言,是殊途同归。也即是西谚所说的“Doing well by doing good.” (利成于益),“影响力阿尔法”(impact alpha)终将显现出来。

  从传统投资的角度看,ESG投资的不断深入成熟,采用更多更细致的衡量标准,不断发掘企业的价值,也代表了投资这个领域在不断演进与迭代。

金氪